欢迎光临深圳市达信雅翻译公司-专业深圳翻译公司,英语翻译公司,小语种翻译公司,罗湖翻译公司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中文 English
各种版本
免费在线翻译
罗马尼亚语 当前位置:首页 > 翻译语言 > 罗马尼亚语

罗马尼亚语言的形成和发展 
    罗马尼亚语属印欧语系罗曼语族东支,既有罗曼语族语言的共同属性,又因地域和历史条件的影响,具有其特殊的发展轨迹。本文概述了罗马尼亚语的形成和演变过程,着重探讨巧世纪之后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演变。


引言:对于罗马尼亚语形成和发展的不同观点
    菲利比德(Alexandru Philippide )① 认为,罗马人占领其他地区后,拉丁语被其占领地区民族的语音基础同化,从而产生了罗曼语族各语言。这种对语音基础的接纳只可能发生在游牧民族开始占领罗马帝国领土,帝国统治和拉丁语的主导地位日益衰落的时期。按照这一理论,决定语言形成的是语音的变化,而不是词法、句法的变化。除了语音基础外,影响语言形成的另一重要因素是心理基础,包括情感基础。 


    就罗马尼亚语而言,民间拉丁语在当地原始居民语言的影响下,逐步形成了罗语的四个方言分支: 
伏契亚罗马尼亚语(dacoromana):罗语的最大一个分支,主要在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乌克兰、匈牙利、保加利亚境内使用; 

阿罗马尼亚语(aromana):也叫马其顿罗马尼亚语(macedo-romana),主要在马其顿、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希腊境内使用; 

麦格莱诺罗马尼亚语(meglenoromana):主要在麦格莱诺地区,可能还有小亚西亚部分地区使用; 
伊斯特洛罗马尼亚语(istroromana):主要在伊斯特里亚半岛、波斯尼亚、克罗地亚使用。 
普什卡留(Sextil Pu scariu )① 指出,这四个分支就语音、词法、句法而言有很多共同点,词汇方面虽然差别较大,超越了方言的界限,但尚不足以形成独立的语言。应该用哈什德乌(Bo 酗an Petriceicu Hasdeu )② 的说法,称它们为罗语的次方言。 


    一个民族改变其语言往往意味着一个新民族的产生。如果拉丁语被当地居民接纳后未产生新的语言,就不可能产生当今各拉丁民族。在语音、词汇、语法方面,罗语都具有罗曼语族语言的基本特征。


    最先提出罗马尼亚语拉丁起源和罗马尼亚民族罗曼属性的是意大利学者布拉塞斯利尼(P . Braceislini )和比昂多(Flavio Biondo )。18 、19 世纪,西班牙语言学家潘杜罗(Lorenzo Hervas y Panduro)和罗马尼亚学者(samuil Micu ) 米库③ 、辛盖(Ghaorghe Sincai )、马约尔(Petru Maior )科学论证了罗马尼亚语言和民族的拉丁起源。那时人们甚至常常将语言与民族的起源混同,导致对后者的论证缺乏科学性。

 
     哈什德乌认为,一种语言词汇中各种成分所占的比例不足以说明该语言的起源。就数量而言,罗语词汇中斯拉夫成分比拉丁成分多了近一倍(拉丁语20 %、斯拉夫语40 %、土耳其语20 %、其他20 % )。因此他提出,决定罗语起源的不是词汇中不同成分的比例,而在于词频。塞凯(Mirela seche )在《 罗马尼亚词典学简史概要》 中也指出,以上统计只考虑了词根,如果算上衍生词,比例则大不相同:拉丁语45 %强、斯拉夫语35 %强、土耳其语7 %强、希腊语6 %强、匈牙利语少于6 %。对此问题,其他学者后来还做过更为细致的分类和统计。 


    研究表明,罗语中拉丁词汇的使用频率高达80 % ,与法语持平,大大超出其他成分。这曾被认作罗语拉丁性的最有力的证据,因为语言中最常见的成分必定是从最古老的词源中继承下来的。 


    运用统计的手段来探究语言起源难免有失偏颇。罗语的拉丁起源不是量的间题,不能通过百分比来认定它在何种程度上属于罗曼语族。同属罗曼语族的各种语言中,不能说某一种语言比另种语言“更拉丁一些”,而只有“是”或“不是”两种可能。因此一味追求语言的“拉丁性”,试图通过证明语言中更多的拉丁成分来使语言更“纯粹”是错误的。

 
    比较语法学建立之后,人们开始从词法的角度探讨语言的起源。20 世纪初,梅耶(Antoine Meillet) ① 和菲利比德指出语法形式是语言中最稳定,话语中最常见的要素。它体现人的思维模式,很难消失或被取代。现代书面罗语中只有呼格词尾-o可以确认来自斯拉夫语,其余均来自拉丁语或是基于拉丁语的衍生。不少人提倡语言可以有多个起源,但这只对词汇适用。对于词法和句法,语言的起源是惟一的。

罗马尼亚民族和语言的缘起 
    罗马尼亚多数考古发掘在1949 年以后开展,之前对罗马尼亚民族起源的判断多为假设和逻辑推理。对罗马尼亚民族产生的地域有四种不同的观点:
1 .纯粹是达契亚罗马尼亚人在多瑙河北岸的延续,没有来自南岸的移民;
2 .是达契亚罗马尼亚人,伴随着南岸移民的迁人在多瑙河北岸的延续;
3 .达契亚罗马尼亚人原先并不居住在多瑙河北岸,而在中世纪后期由南岸迁人;
4 .在匈牙利占领特兰西瓦尼亚之前,罗马尼亚人才迁徙到达契亚领土。


    捷克学者吉莱切克(Konstantih Jireoek )① 为解决此问题做出了最早的贡献,他确立了罗马尼亚民族产生地域的南部边界,即被称为吉莱切克线的巴尔干半岛拉丁语区和希腊语区的边界。他指出,罗马尼亚民族只可能产生于多瑙河中下游的拉丁语民族区,而不可能产生于巴尔干半岛的希腊语民族区。同一时期,罗马尼亚学者拍尔万(vasile 件rvan )② 也独立提出了与其基本一致的观点。 


    公元271 年,罗马皇帝奥莱里安将达契亚的罗马人迁移到多瑙河南岸,并建立了达契亚一奥莱里安行省。考古发现表明,罗马帝国撤离巴纳特、奥尔特尼亚和特兰西瓦尼亚地区时,离开达契亚行省的只是军人、职员和富人,大多数下层的贫民则留了下来。尽管达契亚仅仅被罗马帝国统治了165 年(公元106 年一公元271 年),但是这片土地上的居民大多数已经被罗马化。 


    以此推断,罗马尼亚民族③ 产生于多瑙河两岸,从诺维萨德一直到多瑙河人海口,都有罗马人的后裔。

拉丁语和古代罗马尼亚领土上的美西亚一达契亚方言(1 一3 世纪) 
    罗语的形成要到中世纪初期才开始完成,其前提是罗马人对色雷斯人、葛特一达契亚人的征服和拉丁语对色雷斯一达契亚语的逐步取代。公元106 年,图拉真通过两次战争占领了达契亚,并于公元107 年将其变为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他在多瑙河两岸修筑城堡和防御工事,之后逐渐发展为城镇。行省内部,一系列城镇也随之建立,并成为罗马化的中心。达契亚本地居民被从上层社会基本清除,而下层人口又因为战争而锐减。为了开采行省境内的金矿、铁矿、盐和大理石,帝国从其他行省迁来许多官员、矿工、军人和商人,但是不少城镇仍然有达契亚人居住。罗马人对达契亚和美西亚两个地区统治的结果是:建立了城镇生活并确立了城乡经济中的奴隶制,操拉丁语的商人与当地居民的交往日益加强。从公元271 年哥特人人侵到公元602 年的斯拉夫人人侵,奴隶制趋于解体,氏族制度重新恢复。但当地居民仍保持着农牧业生产,并非回到了原始公社。


    3世纪以后,拉丁语形成了比利牛斯一阿尔卑斯和亚平宁一巴尔干两大方言区。有些学者认为后者应被称之为亚平宁一巴尔干一喀尔巴降方言区,因为它还包括达契亚地区。罗马尼亚著名语言学家罗塞蒂(Alexandru Rosetti )① 对巴尔干拉丁语的定义是:巴尔干半岛和达契亚所有被罗马化地区所使用的拉丁语。


    拉丁语向罗语的转化从3 世纪就已开始,但起先并不明显。因为一直到4 、5 世纪,美西亚一达契亚居民与多瑙河南岸的罗马行省仍保持着密切联系,说纯正的拉丁语。因此我们将罗语的形成期确定在5 世纪。4 世纪之前,基督教在上、下美西亚的城镇中的传播对语言的形成有重要影响。从4 世纪开始,基督教成为受保护的官方宗教,并且在农村居民中传播。 


    成为罗语基础的民间拉丁语是一种独立的拉丁语方言。它有特殊的语音、词法、句法,与意大利南部方言有很多相似之处。公元3 世纪,民间拉丁语的长元音消失,只留下短元音,有些可能比现代罗语的元音更短,类似于现代意大利语短元音。古典拉丁语的重音位置由倒数第二个音节的元音长短来决定,没有辨义作用。而民间拉丁语则不同,如第三人称单数的直陈式现在时和简单过去时,重音位置具有辨义的作用。


    民间拉丁语与古典拉丁语的最大区别体现在词法方面。民间拉丁语中,词法系统被简化,更易为占领区人民接纳。如古典拉丁语中单数名词或形容词宾格词尾的-m 消失;夺格则转化为带介词的形式。这样,主格、宾格、夺格的词形区别完全消失,属格和予格因不易与其他格混淆而保留了下来。从古典拉丁语中保留下来的还有以-e 结尾的第二变格法的名词呼格,例如罗语中有Barbate ! (丈夫!) Doamne ! (上帝!) stapane ! (主人!)等呼格形式。罗语的定冠词直接由古典拉丁语的指示代词和定冠词ille ,-a ,-ud发展而来。与其他罗曼语族语言不同,罗语的定冠词后置并与名词相连(阳性人名的属格、予格例外)。与西方罗曼语族语言不同,罗语的属格和予格不通过介词来表达。当然,在方言和古代罗语中也有例外。罗语介词a 和la 有时也用以表达属格和予格,例如数词的属格或予格形式仍用a , la 引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罗语中指示形容词后置的现象越来越多。 


    民间拉丁语和古典拉丁语的另一重要差别是名词的性:后来演变成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罗马尼亚语的各种民间拉丁语分别创造了特殊的中性名词。古典拉丁语中许多中性名词在民间拉丁语中变为阳性或阴性名词。例如,罗语中为阳性的树木名称从拉丁语阴性名词而来,而阴性的果实名称则来自中性的拉丁语名词。


    罗语保留了拉丁语中的以afi 为助动词的复合过去时形式。拉丁语的连接式在现代罗语中分化为连接式和条件式两种形式。 

    尽管公元271 年罗马人放弃了达契亚行省,但是这一地区仍然参与了民间拉丁语的继续发展,一直到6 世纪,拜占庭帝国皇帝查士丁尼占领了多瑙河北岸中下游的部分地区。4 一5 世纪,多瑙河中下游地区的民间拉丁语不断从拜占庭帝国,而不是从西罗马帝国吸收词汇,并且逐步演变为罗马尼亚语。


原始罗马尼亚语形成的前提与过程( 3 一10 世纪)
    如果说7世纪罗语基本成型,它的形成期至少要经历两到三个世纪,最多四个世纪。这一过程比斯拉夫人在特兰西瓦尼亚和多瑙河南岸定居,斯拉夫语开始对罗语产生影响① 至少要早半个世纪。伴随着达契亚地区斯拉夫人的罗马化,大量斯拉夫词汇进人罗语,公元800 一900 年期间数量最多。因此,罗语的最终形成可能一直延续到公元900 年。 


    民间拉丁语并不适合色雷斯一达契亚地区居民的语音基础,但由于一直到3 、4 世纪,罗马帝国建立的城镇仍然十分兴旺,民间拉丁语处于强势地位,其语音系统才得以延续。随着帝国的衰落,新的封建村社制度建立,当地的语音基础开始在语言中得以体现,当地居民的心理基础也被接纳。 


    3世纪由于城镇生活的衰落,出现了词义乡村化的现象。为了适应乡村生活,从前的许多词汇消失或转义。此外,通过运用从拉丁语,色雷斯一达契亚语继承的前缀和后缀创造了许多衍生词,并且开始从阿尔巴尼亚语和希腊语借用词汇。 


    5世纪以后,美西亚一达契亚领土上的民间拉丁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城镇生活的完全衰败导致了航海、文化、军事等领域相关词汇的消亡。除了与农村宗教生活相关的词汇外,宗教词汇也基本消失。“耶稣”一词被保留了下来,但最终被斯拉夫词汇取代。生活乡村化还导致一些表示抽象词义的消失,只剩下实义。罗语与其他罗曼语族的语言一样,在7 世纪形成其基本特征。许多7 、8 世纪形成的特征在阿尔巴尼亚语、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语和希腊语等其他巴尔干语言中亦有体现。尤其是前两种语言,因为罗语源于色雷斯一达契亚人所说的民间拉丁语,其发音器官的构造与希腊、伊利里亚等其他巴尔干民族相近。因此,罗语是在色雷斯一达契亚语音和心理基础上对民间拉丁语的接纳,具有巴尔干特征。除语音外,词法和句法也做了相应的改动。民间拉丁语的词根基本没有变动,但是词干和词尾发生了变化,例如,拉丁语的词尾一a 变成道。值得注意的是,其他罗曼语族语言中,romanus(罗马人)这个名词都消失了,但是在罗语中却作为民族的名称被保留。罗马尼亚人不与其他拉丁民族相邻① ,无需用特有的名称来区分他们。尽管一些民族称他们为vlahi ,他们和达尔马提亚人仍然自称romanus。在罗语形成阶段,当地居民不能准确使用罗马人所说的拉丁语时,就运用一些色雷斯一达契亚词汇进行表达,因此许多色雷斯一达契亚成分进人了美西亚一达契亚地区的民间拉丁语。


7到10世纪是罗马尼亚语言和民族形成的后期。
    这一时期的斯拉夫人部落有着不同的方言。对罗语形成产生影响最大的多瑙河南岸的斯拉夫人,后被突厥族的一支征服,成为保加利亚人。他们使用的东南部斯拉夫方言我们称为古斯拉夫语,其中的马其顿方言后演变成文学语言。公元971 一1018 年间,保加利亚人被拜占庭帝国征服,特兰西瓦尼亚的斯拉夫人失去了依靠,被当地的罗马尼亚人同化。到12 世纪,另一斯拉夫民族― 塞尔维亚人开始对罗马尼亚人产生影响。 


    最初,斯拉夫人对罗马尼亚人产生影响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社会组织形式― 氏族公社。有记载表明,7 世纪中叶到8 世纪斯拉夫人对希腊教廷发起冲击时,罗马尼亚人也曾参与。当时的罗马尼亚人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农业生产居次要地位。由于斯拉夫人的扩张,生产方式逐渐转向随季节迁移牧场的游牧方式。有人认为罗马尼亚人一向是一个农业民族,由于斯拉夫人的人侵才被迫改变生产方式,从事牧业,因此罗语保留了许多拉丁语的农业词汇。这种说法有待商榷,因为这些词汇并不十分专业,是一般城镇居民和牧人都应知道的。


    由于当时的社会组织形式是乡村氏族公社制度,主体是从事农牧业的自由民,因此对书面语言并无太大的需求。有一段时间曾将希腊语用于公文写作,罗语只是在相互割裂的地域以方言形式存在,而且没有书面形式。公元7 世纪,封建制度在古罗马尼亚领土上萌芽。斯拉夫人开始成为罗马尼亚社会的贵族阶级,并逐渐被罗马尼亚化。斯拉夫人的农牧民与罗马尼亚人进行频繁的产品交换,斯拉夫词汇由此进人罗语。之后由斯拉夫人构成的贵族阶级又引进古斯拉夫语,作为教会和官方语言。9 世纪,达契亚罗马尼亚人开始将古斯拉夫语作为其书面语言。n 一12 世纪,古斯拉夫语在达契亚罗马尼亚人的领土上被广泛使用。 


    同时,在相邻民族的接触中,罗语和阿尔巴尼亚语词汇互相渗透。斯拉夫语、阿尔巴尼亚语词汇取代了罗语中的一些拉丁词汇。这些词汇大多体现这几个民族共有的农村生活。 


    罗语形成的后期,民间拉丁语已经适应了当地的语音基础,语音方面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只在某些地域存在由人员流通和民族融合引起的方言性语音变化。较为重要的有:从拉丁语继承的辅音重叠消失,一些地方出现软化辅音ci, gi,另一些地方的软化辅音则完全消失。这一时期被认为是罗语语言模式的定型期。研究这一阶段语言演变的重点不再是语音变化,而转向民族的分化和方言的产生。方言分化是由罗马尼亚民族由其古代疆域向西南迁徙造成的。因此罗语的演变也可以此为界,分为前后两个阶段。方言分化产生之前,罗马尼亚人使用一种统一的原始语言,被学者们称作古罗马尼亚语、原始罗马尼亚语、共同罗马尼亚语或初始罗马尼亚语、原始共同罗马尼亚语。其中较为准确的说法应是原始罗马尼亚语,而不是共同罗马尼亚语,否则容易与19 世纪确立的通用罗马尼亚民族语言混淆。原始罗马尼亚语不但是交流工具,还是一种艺术创作手段。在此期间出现了最早用罗语创作的民间诗歌,表现了罗马尼亚民族特有的心理印记。语言的稳定性保证了民间诗歌长久流传,这在语音、词法经常变化的罗语形成期是不可能做到的。随着民间诗歌的创作,开始产生追求美感的诗体语言。8 一10 世纪,罗马尼亚语分化为达契亚罗马尼亚语一阿罗马尼亚语、伊斯特洛罗马尼亚语一麦格莱诺罗马尼亚语两大方言群。公元1000 年,前两者分离,14世纪,后两者分离。 


    斯拉夫人在他们原先居住的地区就存在方言差异。因为他们在古代罗马尼亚领土上分布非常广泛① ,使用的不是一种统一的斯拉夫语,因此罗语各方言中的斯拉夫语成分也不尽相同。

罗马尼亚语的前文学时期( 10一14世纪)
 
    原始罗马尼亚语一直被沿用到10 世纪。13 一14 世纪,达契亚罗马尼亚语、阿罗马尼亚语和伊斯特洛罗马尼亚语完全分离。但 是10 世纪以后的语言与之前相比有很大差别,被称作前文学语言。10 世纪之后,斯拉夫人开始定居在古代罗马尼亚领土上,但是在多瑙河北岸只占少数,罗马尼亚人能够抵御外族的同化,因此只有这一地区后来成为罗马尼亚民族的祖国。在① 包括上、下美西亚、达尔马提亚一部分、巴纳特、奥尔特尼亚、蒙特尼亚、克里沙纳、特兰西瓦尼亚、摩尔多瓦。


罗马尼亚语言的形成和发展 
    古代罗马尼亚疆域内部,出现了早熟的封建制度。 

    9 世纪时罗马尼亚人已经信仰基督教,但没有自己的上层教会,他们把教会斯拉夫语作为文化和宗教语言,罗马尼亚社会完全处在斯拉夫文化的影响之下。罗马尼亚人与斯拉夫人的混居对罗语产生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词汇方面,对语音和词法的影响相对较弱。6 、7 世纪一些斯拉夫人从拉丁语借用的词汇又重新进人罗语,但是斯拉夫人已经赋予它们新的词义。10 世纪,匈牙利人人侵罗马尼亚领土,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不得不退居山林,从事牧业生产,一直到13 、14 世纪匈牙利发生内乱时才重新回到平原地带。 


    10一13世纪,罗马尼亚社会中自由民、农奴和奴隶同时存在,解体中的乡村氏族公社制度占主导地位,封建制度开始萌芽。文献表明,13 世纪特兰西瓦尼亚出现了罗马尼亚贵族,他们信仰东正教,其特权没有正式文书认可。直到16 世纪,特兰西瓦尼亚贵族阶级才完全匈牙利化,罗马尼亚贵族丧失了土地。10 一14 世纪中叶,工业,特别是采矿业的发展促进了城镇的繁荣。大量希腊语、乌克兰语、匈牙利语词汇进人罗语。匈牙利语对罗语的影响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达契亚罗马尼亚语的整体影响;第二阶段是地域性影响。因为两种语言差别过大,许多匈牙利语词汇进人罗语后在语音上发生了较大变化。在多瑙河北岸,许多和封建制度有关的词汇被罗语吸收,例如:boier (贵族), Claca(徭役), Ceata (中世纪罗马尼亚乡村的军事,税收组织),razmerita(起义,暴动)等。通过商业交流,一部分萨斯人的词汇也进人罗语。

 
    从12世纪开始,居住在多瑙河南岸的罗马尼亚人受到拜占庭帝国的压迫,14 世纪又遭到土耳其人的侵袭,纷纷向多瑙河北岸移民。这一时期,罗语中的不定式被连接式现在时取代,只是在动词a putea (能够)后面保留了不定式形式。反观西方罗曼语族语言都保留了不定式,现代希腊语、保加利亚语、阿尔巴尼亚语、塞尔维亚一克罗地亚语却和罗语的情况类似,这被认为是拜占庭语言① 的印记。

 
    这一时期,斯拉夫语的影响仍在不断扩大。H 世纪,两种不同的斯拉夫语言― 保加利亚语和塞尔维亚语同时向罗语输人词汇。这些词汇主要涉及宗教、商业和航运。某些宗教词汇源自希腊语,可能通过上述两种斯拉夫语言间接进人罗语,也可能具有多重词源,同时从斯拉夫语和希腊语被引进。巴纳特和奥尔特尼亚方言中,许多词汇明显具有塞尔维亚语痕迹。公元971 年后,拜占庭军队占领了多布罗加,1018 年,整个保加利亚臣服于拜占庭帝国。作为当时先进文化的代表,拜占庭帝国的大量词汇进人达契亚罗马尼亚语和阿罗马尼亚语。但是要将它们和以后进人罗语的斯拉夫语和希腊语词汇进行区分十分困难。此外,在这一时期对罗语词汇产生过影响的还有土耳其语、乌克兰语、阿尔巴尼亚语等。

古代罗马尼亚语的形成( 14 一16 世纪)
 
    罗马尼亚历史上,14 世纪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语言发展极为重要的时期。13、14世纪,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两公国相继建立,商业、农牧业和城镇不断发展,人口增殖。 


    14世纪末至15 世纪初,在老米尔恰大公和善良的阿列克山德鲁大公领导下,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两公国的封建政权得到巩固,经济、文化持续繁荣,到斯特凡大公统治摩尔多瓦公国时达到了顶峰。但是之后土耳其人的奴役遏制了公国的发展。 


    特兰西瓦尼亚虽然仍处在匈牙利的统治之下,但是14 、巧世纪,当地的罗马尼亚人开始获得一些权利,对罗语的发展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13 世纪中叶到14 世纪,匈牙利加强了对喀尔巴吁山西部地区的统治,立法禁止农奴迁徙,并在精神上排挤东正教。当地的罗马尼亚人大多是没有文化的农牧民,他们的宗教文化生活完全依赖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公国。1552年土耳其人的人侵使他们的文化生活降到了低谷。不堪重负的人们向东部迁移,并在蒙特尼亚建立了一些小封建公国。 


    封建统治的鼎盛和衰落在语言上也表现为两个阶段:16 世纪之前是古代罗语的第一个发展断段,除了语音、词法和词汇的发展,还出现了文学语言。文学语言的出现是罗马尼亚语言史上的重要事件,它是一个世纪以来封建社会发展,封建公国建立等一系列社会变革的产物。16 世纪之后是古代罗语的第二个发展阶段,通过词汇的扩充,古代罗语得到了进一步发展。通过对文学语言的艺术加工,形成了除宗教文体之外的多种文体。在历史分期上需要注意的是,从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两公国的建立到16 世纪中叶不是古代罗语① 的形成期,而是古代罗语的第一个发展阶段。基于对外来词的吸收和对新词的创造,古代罗语的形成经历了14 世纪将近整整一个世纪。由于对外来词义理解的不同,不同地区产生了不同的古代口语形式。将近两个世纪,古代罗语只有口语形式,而官方和教会用语则求诸教会斯拉夫语、拉丁语或者希腊语。16 世纪中叶到18 世纪中叶是古代罗语的第二个发展阶段,在此期间,各种口语形式逐渐演化为书面语言。16 世纪前后对罗语影响最大的三个邻国② 是匈牙利、塞尔维亚和波兰。③ 同时,一个来自印度次大陆的民族― 茨冈人也开始进人罗马尼亚领土。教会斯拉夫语于10 一n 世纪传人罗马尼亚,两公国以及教会的建立巩固了其作为官方语言的地位。教会斯拉夫语被大公、贵族、教士等特权阶级掌握。14 一16 世纪,各个地区都出现了用这种语言书写的宗教文本,罗马尼亚人不得不将教会斯拉夫语作为文化传播的载体。那时甚至已经开始了小规模的文学创作。教会斯拉夫语中有关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词汇大量进人罗语,斯拉夫语文本中也首次出现了大量的罗语人名、地名。在公国建立后几世纪丰富的政治活动中(包括匈牙利统治下的奥尔特尼亚地区),通过对外来词的吸收和对古语词的重新定义,形成了一系列从前相当僵乏的政治词汇。 


    公国建立后引进了许多宗教词汇,例如:episcop(主教)、mitropolit(大主教)、patriarh (牧首)、arhiereu (高级教士)、protopop(大司祭);大型教堂,修道院的修建过程中产生了许多建筑术语和相关词汇:naos (内中堂,大殿)、zugravi(绘画)、paraclis (小教堂)、ctior(捐建人);随着贵族阶级文化水平的提高,carte 获得了“书”的含义,还产生了hartie(纸)、trataj/tartaj(书皮)、condei (笔)、calimara(墨水壶)等词汇;这一时期,源于希腊语的十二个月份的名称也通过斯拉夫语进人罗语;由于东正教的传播,罗马尼亚人的受洗名开始运用基督教中圣徒的名字;两公国通过与匈牙利的贸易联系,从匈牙利语借用了vam 注(海关)、vame , (海关关员)等词汇。


    13一巧世纪,多瑙河南岸的罗马尼亚人除一部分向北迁徙外,其余大多数被保加利亚人或塞尔维亚人同化。只有阿罗马尼亚人人数较多,没有完全被希腊人、马其顿人同化。但因为先后处于拜占庭和土耳其的统治之下,阿罗马尼亚人最终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学语言。因此,14世纪后,罗马尼亚民族的文化生活主要在多瑙河北岸开展。下文所说的罗马尼亚民族、语言的发展特指多瑙河北岸地区。

罗马尼亚文学语言从出现到统一( 15一19世纪)
 
    古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是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第一个阶段,① 它在封建时期被使用并与封建统治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则是从资本主义时期开始被使用,随着小贵族,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出现而产生并逐渐成为整个罗马尼亚民族的语言。 


    在时间划分上,1550 年之前是古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发展的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从1550 年到1850 年,主要特点是从邻国语言中借用词汇。最早从斯拉夫语,后来也从拉丁语和希腊语借词。18 世纪前半期,外来词的数量大大增加。这些外来词只在文学语言中应用而没有进人民间语言。在科雷西(coresi )② ,布伦科维亚努(constantin Brancoveanu )③ ,康特米尔( Dimitrie Cantemir )④ 使用的语言中,许多词汇来自希腊语、土耳其语、拉丁语、俄语、匈牙利语、波兰语等。 


    17世纪后半期出现了用罗语写作的文学诗歌,其中最重要的是多索夫特伊(Dosoftei )① 的圣经诗歌。他效仿波兰语,参照民间语言的语音对文学语言进行了改革。在他的提议下,带有软化辅音特征的文本② 中所用的正字法经过改进,在16 、17 世纪所有罗语文本中被使用。从前通用的是古斯拉夫语正字法,他是第一个提出要创造适合罗语的西里尔字母正字法的人。多索夫特伊的正字法被1688 年布加勒斯特出版的《 圣经》 采用,沿用到19 世纪,西里尔字母被拉丁字母取代为止。


1 .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出现
    封建制度的确立,罗马尼亚贵族阶级的产生对社会阶层进行了新的划分,这一切直接导致了语言的分化。起初只是口语形式的分化,15 、16 世纪产生了书面罗马尼亚语。可以说古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起源于文化阶层语言。文化阶层语言源自民间语言,起初与民间语言十分接近。书面语言形成后,它在句法、词汇上与民间语言的差别日益增大。某些情况下,文化阶层语言直接来自于其统治地域的民间语言,但也有可能来自于统治地域之外的民间语言。这时地域性的方言差异就转化为语言的阶级性差异。贵族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使用“书面”罗马尼亚语的必要,即使有,他们也会求诸教会斯拉夫语。对书面罗马尼亚语需求最迫切的是教士,出于传教的需要,必须有一种能够被多数人接受的书面语言。因此早期的罗语文本都是宗教译本。布达伊一德利亚努(Ion Budai 一Deleanu )③ 、多索夫特伊、阿萨基(Gheorghe Asachi )④ 等人都是具有宗教传统的罗马尼亚古代文学语言的杰出代表。 


    保存至今的最早的罗语文本是16 世纪具有软化辅音特征的文本,但都没有明确的纪年。现在所知有纪年的最早的罗语文本是1521 年尼亚克舒致肯普隆市执政官的一封信。 


    按照当时的普遍文化程度,即便这样的文本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阅读的。早期宗教译本的最主要作用是教学,用于培养使用教会斯拉夫语的教士。17 世纪,不仅罗马尼亚人,马拉穆列什的乌克兰人也把罗语、斯拉夫语双语译本作为教材。 
具有软化辅音特征的早期文本都是15 、16 世纪用西里尔字母书写的手抄本。通过对这些文本的研究我们发现,这些文本中出现了基于罗马尼亚语单词,用西里尔字母书写的正字法,其形成要早于对斯拉夫语文本的翻译。可以推测,只有在罗语文本早已广为流传的情况下,才会产生罗语的书写和正字规范。 


    巧世纪罗马尼亚人用西里尔字母书写时,这种字母同时也被保加利亚、塞尔维亚、俄罗斯、乌克兰四个民族使用。波尔布雷斯库指出,罗马尼亚人使用的西里尔字母完全来自保加利亚,在吸收保加利亚语的正字规则后,又受到塞尔维亚语和俄语正字法的影响。但是和古斯拉夫语一样,中世纪的保加利亚语字母表不包括罗语的所有音位。为此,罗语从塞尔维亚语借鉴了一些字母并对已有的西里尔字母表进行修正,有些音位只是用发音相近的字母代替。 


    巧世纪,教会斯拉夫语是惟一的官方书面语言,只被大公、贵族、教士和一部分商人掌握。罗语作为书面语言是根据神职人员的需要发展起来的。在书面罗马尼亚语形成之后,教会斯拉夫语仍然被用作官方语言和文化语言,但是由于罗语的书写和使用更为方便,教会斯拉夫语的地位逐步被其取代。


2 .16世纪中叶的古代罗马尼亚语
    从16世纪开始,虽然罗马尼亚的封建制度仍在延续,但是社会结沟发生了很大变化。最主要原因是16 世纪土耳其人占领了地中海西部盆地和黑海沿岸,成为罗马尼亚各公国的宗主国。大公的权力名存实亡,往往向宗主国进贡多的人就成为大公。土耳其控制了当地与东方的贸易联系,罗马尼亚各公国主要与土耳其通商,与西方的贸易明显下降。对农民的奴役使得许多自耕农因为失去土地而破产。这样的经济结构严重阻碍了统一的罗马尼亚国家① 的建立。勇敢的米哈伊大公虽然在短时间内实现过统一,但很快就失败了。16 世纪中叶摩尔多瓦仍与乌克兰、波兰保持着联系,许多摩尔多瓦贵族都曾在波兰留学。在特兰西瓦尼亚,由于土耳其的人侵和匈牙利统治的衰落,1780 年后,德语文化的影响开始显现。罗马尼亚公国和意大利保持着一定的联系,特别是在布伦科维亚努时代。当然,与土耳其、希腊和斯拉夫人的联系最为密切,和西方的联系虽然较少,但也出现了西方文化元素。科斯丁(Miron costin )② 、康塔库吉诺(constantin cantacuzin 。)③ 、康特米尔都是当时接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代表人物。 


    这一时期,特兰西瓦尼亚地区对自耕农残酷的剥削使得大量人口向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公国迁徙。特兰西瓦尼亚和克里沙纳方言随之渗人这两个公国,从而促进了方言的融合。


3 .16 一18世纪的罗马尼亚文学语言
    罗马尼亚文学语言最早是宗教语言,后来得到了更为广泛的运用。16 世纪,马拉穆列什地区翻译的宗教文本在喀尔巴吁山东、南部也被阅读、传抄。其中的语言被人们模仿,用来翻译伪经,书写私人信件和文书,教士们也将其作为书面语言。在特兰西瓦尼亚、克里沙纳和巴纳特,巧、16 世纪因为没有建立罗马尼亚人的国家,罗马尼亚语言文学也就未能成为官方语言。而在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公国,罗马尼亚书面语已经被大公和贵族们接受和使用。17 世纪,文化中心转移到了上述两个公国,因为那里有受过教育的贵族阶级和有组织的教会。而在特兰西瓦尼亚,只有一个宗教中心一博尔格拉德(B 欲grad )④ ,勇敢的米哈伊大公在那里建立了特兰西瓦尼亚惟一的一个东正教大主教堂。

 
    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产生是阶级分化,贵族和教士阶级出现的结果;是罗马尼亚人的国家、教会建立的结果。中世纪,欧洲其他国家文学语言的产生莫不如此。但文学语言并不是贵族、教士凭空创造的,古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最初就是马拉穆列什北部的民间语言。16 世纪开始,罗马尼亚语文学语言和民间语言间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差别,但是并不显著,能被所有操罗语的人们所理解。因此不仅贵族和教士,普通大众也同样使用它。贵族和教士用文学语言进行书写,面对的读者却是普通人。许多宗教书籍的前言中就说明是写给广大民众的。它和民间语言的最大区别在于语音和词法上保留了更多的古语成分,新的句法现象和新词的运用进一步丰富了文学语言。从16 世纪末开始,罗马尼亚文学语言成为罗马尼亚公国的官方语言,与教会斯拉夫语居同等地位。 


    16世纪以后,尤其是17 世纪,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发展是由一系列重大社会文化事件决定的。由于在封建时期,文学语言的使用者多为贵族和教士,因此它最重要的发展时期也就是操罗语的贵族和教士阶级发展最快的时期。此外,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使用还得到了知识阶层大多数成员的广泛支持。只有这样,才会有专门人才致力于正字法的研究,使一种口头语言成为书面语言。


4 .文学语言的统一
    古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并非完全统一,早期存在许多方言差别。因此在封建时期,甚至到17 世纪,达契亚罗马尼亚人的领土上并没有统一的书写规则,不同地域都有自己的文学方言。罗马尼亚封建社会延续到1859 一1864 年前后,因此从巧到19 世纪,文学语言的方言差别一直存在,之后才开始形成与今天类似的统一的文学语言。按照地域可划分为五大文学方言区:( l )带有软化辅音特征的马拉穆列什方言;( 2 )穆列什北部和特兰西瓦尼亚方言;( 3 )特兰西瓦尼亚西部和蒙特尼亚① 方言;( 4 )摩尔多瓦方言;( 5 ) 巴纳特方言。18 世纪中期,大多数方言通过语音的整合,逐渐向蒙特尼亚方言靠近,但是摩尔多瓦方言仍然游离在外。文学方言作为民间方言的反映,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蒙特尼亚文学方言在马拉穆列什方言基础上进行了改进,软化辅音消失。它与大多数方言比较接近,但和摩尔多瓦方言差距较大。一些著名学者在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统一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最有代表性的是康特米尔。他不仅大胆运用新词,还参照拉丁语、希腊语,结合个人的风格,有意识地进行句法结构的重组。因此被认为是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先驱。

罗马尼亚语的现代化进程(18 世纪中叶一1878 年)
 
    18世纪中叶到1829 年,罗语现代化的第一个阶段 
    1699 年,奥地利占领了特兰西瓦尼亚,1718 年又占领了巴纳特,德语文化在这一地区势力增强。法语,意大利语也开始直接对罗语产生了影响。18 世纪中叶,特兰西瓦尼亚的知识阶层开始以德语文化为中心,一部分知识分子阪依天主教,一些教士也到罗马学习。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公国则进人了法纳利奥特统治时期① ,希腊文化占主导地位。法纳利奥特大公们坚持用希腊语书写公告和史书,将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发展引人了新的轨道。另一方面,俄土战争使俄国军队深人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公国境内,深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俄国文化也随之进人。18 世纪中期,意大利、法国等西方国家的文化通过希腊人、俄国人和德意志人深人罗马尼亚诸公国。18 世纪中后期,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公国的农村社会状况发生很大改变。在此之前,占农村人口绝大多数的农奴的地位相当于茨冈人奴隶,残酷的剥削迫使他们向多瑙河南岸迁徙。1764 年3 月1 日和8 月5 日,马弗罗科尔达(constantin Mavrocordat )② 先后两次下令召回并解放农奴。1749 年,摩尔多瓦废除了农奴制。 


    1774年,土耳其对罗马尼亚各公国的贸易垄断被打破,开辟了多个新市场,粮食出口大增。俄罗斯、奥地利与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两公国建立了贸易联系。俄、奥分别于1782、1783年于雅西和布加勒斯特设立领事馆。 


    其后在罗马尼亚公国设领事馆的还有土耳其(1784年)、法国(1795 年)和英国(1801年)。 


    18世纪手工业的发展使封建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内外贸易的繁荣促进了商业和商人阶层的壮大,从而产生了真正的罗马尼亚资产者。罗马尼亚语言也开始了现代化进程,但是起初进展十分缓慢。某些方面,在分属奥地利和土耳其势力范围的罗马尼亚领土上,文化的发展方向也不一致。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1829 年俄土战争结束,土耳其被迫与俄国签订了((阿德里安堡条约》 ,罗马尼亚各公国才加快了现代化进程。1774 一1829 年书面语言和口语仍基本沿用封建时代的结构,只作了少许变革以适应新的上层建筑。 


    新的社会条件下产生了许多新词汇,同时也出现了许多不确定的语音、词法、句法变化。1769 年俄国向土耳其宣战,俄军常年驻扎在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公国,大量俄语成分进人罗语。domic (想要… … 的)、lacom (贪婪的)、vinovat (有罪的)等词汇进人罗语。 


    这一时期,现代希腊语对罗语潜在的影响也很大,法纳里奥特人起了很大作用。但是很难将这一时期进人罗语的希腊语词汇与以前来自希腊语的词汇加以区分。


    16一18世纪,还出现了罪犯使用的隐语。通过对19 世纪隐语的研究,可以推断出在封建时期已经有许多茨冈人使用的词汇进人罗语,例如baft 盖(好运)、a ?ciordi (偷窃)、misto(好)等。奥地利、希腊、土耳其、塞尔维亚、保加利亚、乌克兰、俄国等邻国的词汇也往往被用作隐语。 


    18世纪中叶到1829 年,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发展的总体特征是各地文学方言向蒙特尼亚文学方言靠拢,统一的文学语言开始形成。摩尔多瓦方言的差别较大,但是宗教书籍中的蒙特尼亚化倾向也很明显,只有关系代词carele ,carea , carii , carele 的形式和词尾一u 仍然没有改变。 


    书面语言的使用者扩大到新兴的资产阶级― 商人和小业主。因为不熟悉以前的书面语言,许多民间口语成分进人书面语,一些旧的语法规则也被忽略。民间口语成分必须经过文学加工才能在书面语中使用。有时加工、雕琢的痕迹过于明显,矫枉过正的情况时有发生。


    18世纪以沃科雷斯库(Ienachita Vacarescu)① 为代表的学者们对正字法做了重大改进,他认为要构建罗语语法,必须对正字法进行重新思考。在1787 年出版的语法书中,他对使用西里尔字母的正字法进行了简化,删去了许多在罗语中表示同一音位的字母,为现代罗语正字法奠定了基础。同一时期,米库、欣卡伊、马约尔等人也曾经尝试使用拉丁字母,但未获成功。直至1830 年,资本主义制度在罗马尼亚建立,创造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愿望才得以实现。


    1780年是罗马尼亚现代文化的开端,同时也是现代文学语言的开端。这一时期在特兰西瓦尼亚出现了新的文化阶层,建立了罗马尼亚语学校。在布加勒斯特和雅西还建立了希腊式的科学院,出现了现代科学教科书。各地都开始出现纯文学作品。1780 年是中世纪文化和现代文化,古代文学语言和现代文学语言的分水岭。 


    1780年以后,虽然为了适应新文化和上层建筑的需要,产生了许多具有资本主义特征的新词,但这种变革是局部的,文化领域还有不少旧时代的残余。1780 一1830 年的文学语言是具有新时代特征的旧文学语言。例如多索夫特伊、康特米尔等人在描述新文化思想时运用了许多新词,但其语言总体上仍然是旧文学语言。直到1820 一1830 年,新兴文化才占主导地位。特别是在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公国,涌现出一批具有现代思想的作家、文人、政治家,开始使用与今天类似的现代文学语言进行写作。现代文学语言的基础是前几个世纪的世俗语言。② 随着宗教语言现代化的开展,旧文学语言③ 不再被人们仿效。17 、18 世纪许多罗语词汇有多重词源,之后多数被拉丁词汇或日耳曼语词汇取代。此外还出现了许多源自拉丁语或希腊语的科学、哲学术语,但是在语音上已经被本地化。因为当时对文学语言的使用并无严格的规范,不同地区的作者都将当地方言成分进行文学加工后运用到书面语言中。 


1829一1878年国家独立,罗语现代化进程的第二个阶段
    罗马尼亚人在与西方社会割裂的情况下先行创造了古代文学语言,后又受到周边语言① 的影响。1821 年,法纳利奥特时代结束。1829 年俄土签订《 阿德里安堡条约》 之后,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两公国转而受俄国的保护,与土耳其、希腊断裂了联系,加强了与俄国和西方罗曼语族国家的交流。在词汇上也用拉丁词汇替代土耳其、希腊词汇。俄国的影响一直延续到1856 年《 巴黎和约》 签订,两公国从俄国的保护下脱离出来。

 
    与西方资产阶级形成的过程不同,罗马尼亚各公国与俄国、匈牙利、波兰、德国等国家一样,并没有出现与封建贵族对立的阶级,部分向资本主义的过渡本身就是由一些贵族,甚至大公实现的。资本主义发展需要自由劳动力,必须打破封建农奴制的束缚,而这一运动的发起者恰恰就是受西方自由思想影响,热中于商品交换的贵族。 


    由于资产阶级本身文化程度不高,他们对语言的发展主要起了经济上的扶持作用。1830 一1880 年期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资产阶级文学作品。资产阶级中的知识分子大多来自贵族和农民,他们的作品体现了独到的政治见解和艺术风格,代表人物有:勒杜列斯库(Ion Heliade Radulescu)② 、亚历山德雷斯库(Grigore Alexandrescu )③ 、博尔切斯库(Nicolae Balcescu )④ 、博林蒂内亚努(Dimitrie Bolintineanu)⑤ 、内格卢兹(constantin Negruzzi)⑥ 、考格尔尼恰努(Mihail Kogalniceanu)⑦ 、鲁梭(Alecu Russo )⑧ 、亚历山德里(Vasile Alecsan - dri )① 。1830 年后所有的语言变革都是当时的资产阶级通过知识分子阶层实现的。他们将旧文学语言进行现代化改造,将资产阶级口语中出现的语音和词法变化上升到文学语言规范的高度,使之与当时的民间语言接近。资产阶级的语言学理论被运用到书面语中。1880 年以后新文学语言开始占绝对优势。 


    在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两公国,推翻封建统治与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交织在一起。虽然1848 年两公国的革命未获成功,但是1820 一1830 年期间崛起了斗争的一代。在勒杜列斯库、阿萨基和其后的考格尔尼恰努、博尔切斯库等人的领导下,于1856 年实现了国家的解放。1856 年的《 巴黎和约》 使两公国从俄国的保护下脱离,转而受西方国家的监护,并且按照西方的模式发展资本主义,进行社会重组。通过罗马尼亚与摩尔多瓦两公国的统一和库扎大公的统治,罗马尼亚从此进人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社会。在卡洛尔一世国王的领导下,经过1877 一1878 年独立战争,罗马尼亚于1881 年宣布成为独立王国。 
特兰西瓦尼亚地区的社会发展轨迹略有不同,除了要推翻封建制度外,还必须争取民族独立。1785 年霍利亚、克洛什卡和克里山起义后,农奴制被废除,为当地文化的发展扫除了障碍。

统一的罗马尼亚民族语言― 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形成(19世纪)
 
    文学语言与民间口语的融合以及方言的统一
    任何一种文学语言都有民间层面和学术层面两种不同的来源:一方面,文学语言从民间方言中产生;另一方面,当广大群众的精神生活丰富到一定程度,在词汇、词法和句法上就要有更高的要求,需要引进或创造科技、政治、哲学、艺术等方面的术语。后一过程是由知识分子完成的。 


    1780 一1850 年,特别是1820 一1865 年间,作家对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发展方向产生了巨大影响。为表达现代人的思想和情感,他们力求将罗语作为现实表达和交流的工具。虽然作家们对于如何改造和丰富文学语言有不同的看法,但始终没有背离民间语言。由此产生了一种能够被所有人接受的新型文学语言,即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 


    旧文学语言向新文学语言过渡需要解决两大问题:( 1 )如何将用于表达和交流的工具提升到现代文化的高度;( 2 )如何统一文学语言的不同发展方向。现代文学语言的形成过程同时也是罗马尼亚民族语言形成的过程。1828 出版的《 罗马尼亚语语法》 中,勒杜列斯库对旧的正字法提出批评并做了改革,包括删除一些新词的冗长形式和西里尔字母表中无用的书写符号。和阿尔迪亚尔学派① 的成员一样,他将拉丁词汇按照罗语的发音进行了改造。他自己也用经改造的旧文学语言写作,并且被大多数蒙特尼亚作家和一部分特兰西瓦尼亚、摩尔多瓦作家效仿,开创了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发展的新时代。 


    勒杜列斯库领导的语言改革主要遵循两个原则:( l )尊重语言本身属性,在新词的使用方面,尽量从有亲缘关系的语言中借词,然后按照罗语的发音习惯予以吸收。排除一些冗长的词形,譬如将阴性名词复数词尾一uri 改为一e 。从1828 年《 罗马尼亚语语法》 的出版到1840 年间,勒杜列斯库的语言模式基本上只在蒙特尼亚使用;( 2 )支持教会语言的统一。但他没有将教会语言与蒙特尼亚文学方言加以区分,甚至认为宗教书籍使用的语言只是达契亚罗马尼亚方言的翻版。 


    内格卢兹将摩尔多瓦文学方言蒙特尼亚化,但是遭到了一些摩尔多瓦人的反对。在保守派的瑟乌雷斯库(Ghcorghe Saulescu)② 与内格卢兹、勒杜列斯库之间展开了多次辩论。这些辩论多刊登在((罗马尼亚蜜蜂报》 上,对19 世纪上半期文学罗语的发展有重要指导意义。他们都试图将自己生活地域的方言变成所有罗马尼亚人的规范语言,因此都没有成功。文学语言的真正统一要归功于1840 年以后的作家。首先是《 达契亚文学》 的摩尔多瓦作者们在内格卢兹模式的影响下,主动放弃了一些当地方言。但是还有很多蒙特尼亚的词汇形式没有被采纳,如:, ase (六), , apte (七), pasaste(迈步), jale(悲伤), slujaste(当佣人)等。1845 年后,亚历山德里接受了瑟乌雷斯库的部分观点,对文学语言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与内格卢兹、考格尔尼恰努等人不同,他只采纳蒙特尼亚方言中适合文学语言的,有美感的,适合更高层次文化需要的成分。作为罗马尼亚戏剧的创始人和当时最活跃,最受欢迎的诗人,他对1848 年后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发展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可以说今天的文学语言就是亚历山德里倡导的语言,是被一批19 世纪60 年代作家蒙特尼亚化的产物。1860 一1880 年,许多蒙特尼亚作家也舍弃自己的方言习惯,转而模仿亚历山德里的语言。1859 年后,哈什德乌和青年派① 作家们开始接受蒙特尼亚方言,摩尔多瓦方言中原有的角ainti (之前), studie (学习), drit ( drePt ) (直)等词形逐渐消亡。同样,蒙特尼亚作家博利亚克(cezar Boliac)② ,吉卡(Ion Ghica )③ ,奥多贝斯库(Alexandru odobescu )④ 等也接纳了paseste(迈步), slujeste(当佣人)等摩尔多瓦方言形式。 


    语音方面,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以古代文学语言为基础,参照民间方言加以改革。文学语言的完全统一在1850 年以后才实现,并不只是吸收蒙特尼亚方言,排除其他方言成分,而是将蒙特尼亚方言与摩尔多瓦、特兰西瓦尼亚、巴纳特方言的融合。在罗马尼亚现代文学语言的推广使用过程中,也出现了矫枉过正的现象,如将反身代词v 抓你们), m 抓我)写成ve , me 等。1850 一1860 年,经过C .内格卢兹等作家的努力,这一类语音基本上被摒弃。19 世纪罗马尼亚语言发展的最主要特征是词汇的拉丁化,确切地说是在文学语言中大量使用拉丁词汇和来自罗曼语族语言的词汇,代替斯拉夫词汇或其他来源的词汇。尽管那些提倡罗语拉丁化的学者(包括勒杜列斯库和以后的马约雷斯库)做法有些偏激,但毕竟主导了当时整个知识界。他们想借此将罗马尼亚民族纳人新拉丁文化体系,从而进一步将其纳人现代文化体系。他们忽略了斯拉夫、匈牙利、希腊等民族对罗马尼亚语言的影响,试图让罗语尽可能地接近拉丁语。这种拉丁化倾向在语音上也有体现,但是在词汇上最为突出,有时甚至引进了许多不必要的词汇。许多新词有多重语源,可能同时来自拉丁语、法语、意大利语… … 提倡拉丁化的学者们对外来词① 进行本地化,在词法上运用罗语语言规范进行性、数的变化和变位、变格。 


    通过衍生,罗马尼亚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新词,有许多反映了新社会制度下的阶级差异,这些词汇大多和衣着有关:pantalonar (穿西式裤子的人,1 ' 世纪守旧贵族对采用西式服装的进步青年的蔑称)、guleIat (戴硬领的人,指有权势的人)、islicar (戴圆筒帽的人,指没落守旧的贵族或官员)、opincar (穿平底鞋的人,指农民)、burta-verde (系绿腰带的人,指商人)。 


    1830一1880年,对外来词的使用最为大胆,尤其是在词汇的转借方面C 摩尔多瓦的资本主义相对欠发达,知识分子阶层受俄国、德国等保守国家的影响较大,因此在新词使用方面也最为保守;蒙特尼亚资本主义发达程度较高,又受法国进步思想的影响,使用新词较多;特兰西瓦尼亚则深受封建压迫,后又被奥匈帝国统治,罗马尼亚知识阶层急切需要证明民族和语言的拉丁属性。他们的政治态度比较激进,希望通过使用拉丁词汇达到语言的纯净,甚至回到古拉丁语。尽管这种想法包含自由、民主的愿望,却不切实际C 他们对语言发展的贡献主要在于书写和正字规范上。 


    这一时期贡献最为突出的作家有两位:1830 一1850 年期间以勒杜列斯库为代表,他的贡献在于摒弃了许多生僻词,使文学语言与民间口语更为接近;1850 一1880 年间则以亚历山德里为主,作为资产阶级的代表,从语言学角度融合了蒙特尼亚和摩尔多瓦的文学语言。 


    1830一1880年的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和今天的罗语并不完全相同,仍包含许多旧词和人工穿凿成分,如复数形式elegie (哀诗), principie (原则)。直至1880 年后,随着罗马尼亚社会生活中社会主义、民粹主义等新傲民主思潮的产生,这些成分才被排除。也是在1880 年之后,才提出并实施了适应现代罗语语音的正字规范。如对元音盖、全标识的规定。总体来说,资本主义建立初期的罗马尼亚文学语言是从小贵族和资产阶级中崛起的知识分子阶层的语言,按照他们和资产阶级的意愿发展,是对封建时期书面语言的部分否定。最主要的特征是实现了语言的统一,不再是并存的各种方言形式。


拉丁字母的使用和正字法
    19 世纪50 年代,作家们开始使用一种过渡性质的书写形式,逐步向拉丁字母靠拢。封建时期,很多新词直接用拉丁字母书写。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两公国统一后,分别于1860 年和1864 年完全废除了西里尔字母。其实在1840 一1860 年间,已经出现了一些用拉丁字母出版的图书。从1848 年开始,一些作家和翻译家按照拉丁语词源,在书写中运用重叠辅音,并且用e和o表示二合元音ea 和oa 。与勒杜列斯库和提倡拉丁化的学者相比,这些作家的正字法更为先进。 


    对拉丁字母的使用主要有两种倾向:一种以提倡拉丁化的学者为代表,主张不使用带有区分符号的拉丁字母,而是按照拉丁词源,用字母群来表示拉丁语中没有的音位(a ,i, s, t , z ) ,如ti = t , si=s , di = z … ;另一种以勒杜列斯库为代表,提倡用区分符号来表示上述音位,这种方法后来被证明是可行的。从《 信使报》 第三期开始,勒杜列斯库就用拉丁字母刊登罗语文章,并且对罗语字母表提出了修改建议。 


    1848年后,旅居巴黎的蒙特尼亚作家也尝试用拉丁字母进行罗语写作。他们的观点与《 达契亚文学》 的摩尔多瓦作家们比较接近,不同于勒杜列斯库和提倡拉丁化的学者。 


    1858年后,拉丁字母被进一步推广,特别是在蒙特尼亚,基本上所有人都接受了新的正字法。后经奥多贝斯库、博利亚克、哈什德乌、亚历山德里等人的改进,变得更为完善。 


    1866年,罗马尼亚各地的作家、学者组建了“罗马尼亚文学协会”① ,旨在对语言和正字法进行规范。但当时提倡拉丁化而不主张使用区分符号的学者占主导地位。直到1880 年,几乎每个作家都有一套自己的正字体系,但大体上可以分为用或不用区分符号两类。当时的科学协会不是官方组织,无权强制实行统一的正字规范。经多次讨论,1869 年9 月13 日,表决通过了A .奥多贝斯库、v .亚历山德里、P . B .哈什德乌等人提倡的带区分符号的正字法。1871 年10 月28 日,基于罗语的词源特征和区分符号,公共教育和文化部为学校确立了新的正字规范。为了方便使用,罗马尼亚科学院又于1881 年采纳了被《 文学对话》 作家们广泛使用的正字法。 


    1904年,科学院完全抛弃了1881 年制定的正字法,并且根据语音规则制定新的正字规范。但仍存在少量旧成分,如将。chi (眼睛), roi (蜂群)写成ochiu , roiu ,但词尾的一u 不发音;还存在辅音重叠的情况如massa(桌子), Cassa(房子),但发音为/s /。


新旧文学语言的对比 
    语音上,资产阶级将民间口语,特别是蒙特尼亚方言成分运用到书面语言中。如用j 代替gi : judet (县)、joc (游戏)… ;但并不是所有现代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语音都来自蒙特尼亚方言,如上文提到的slujeste(当佣人)、pasese(迈步)的形式就来自摩尔多瓦方言;另一些则是文学加工的产物,如笋sli (错误),古代蒙特尼亚方言形式是gresale,而摩尔多瓦、特兰西瓦尼亚的方言形式则是greseale。有一个特例是s1nt (是): 19 世纪时,根据拉丁词源,书写和发音都是sunt ;社会主义时期改为sint; 1989 年以后,出于拉丁化和政治原因,又改回sunt 的形式。 


    词法方面,作家和词法专家的贡献在于用新形式代替旧形式,用民间口语形式代替古代文学形式。现代罗语受拉丁语和现代罗曼语族语言的影响,roman (罗马尼亚人), grec(希腊人)等词获得了形容词的作用。在单复数形式上也做了统一的规范,如蒙特尼亚paseri (鸟)和摩尔多瓦pasari的形式统一为pasari。关系代词carele , Carea ,carii ,carele 的形式不复存在。动词词尾的t / z 被t / d 取代,如scot (抽取),vad (看见), sa scoata(a Scoate 的连接式), sa vada(a vedea 的连接式)等。勒杜列斯库对词法演变提出了许多重要建议,如用助动词a 和au 将复合过去时第三人称单复数形式加以区分。 


    词汇方面,通过转借、衍生、复合等方法创造了很多新词。比转借词更多的是直接来自拉丁语和西方罗曼语族语言的外来词,约有20000 多个,与衍生词一起共占罗语词汇的40 %。其中法语词19000 多个、拉丁语词1000 多个、意大利语词800 多个。 


    一些古语词被继承下来,直到今天仍在使用,如treime (三位一体), a binecuvanta(赐福), preafericit (至福的), preasfant(至圣的)等宗教词汇。一些后缀获得了新的含义,如-ime 在1780 一1830 年间只表示集合名词,后来也表示整体中的一部分,如doime (二分之一), treime (三分之一);另一些古语词则具有修辞价值,如埃米内斯库(MihaiE 而nescu )① 在《 格林》 中用curatie 一词表示心灵和肉体上的纯净:“curatie ei de fata”
许多西方语言中的人名开始被罗马尼亚人使用并成为时尚,如勒杜列斯库诗中出现的Elvira ;来自拉丁语的Aurelin , Comeliu , Valeriu ;来自德语、法语的Aurel , Comel , valer 等。一些古语词的后缀被用于爱称,如卡拉迎列的《 暴风雨之夜》 中的RIC 盖。有时还用英语词的后缀,将-i 写成-y : valy = vale - riu , Rody = Rodica , Tony = Anton … 

纯文学语言的形成
 
    现代罗马尼亚纯文学语言的形成是几代作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各个年代作家的审美取向都不同。勒杜列斯库是现代文学语言的奠基人,为纯文学语言的形成作出了巨大贡献。 


    一般公认埃米内斯库创造了罗马尼亚纯文学语言,其后的阿尔盖茨等人通过对通俗词汇的运用,为纯文学语言开辟了另一条道路。埃米内斯库的诗歌格律严谨,韵律优美,他是第一个创作具有极高美学价值的诗歌的罗马尼亚诗人。但同时也说明在他生活的时代,纯文学语言已经较为成熟,所以只能说埃米内斯库对其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他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惟一用这种语言写作的人。1830 年以后,罗马尼亚纯文学语言得到了极大丰昌。 


    很早以前,就有了民间诗歌的创作并流传至今,也就是说已经有了民间文学语言。1830 一1880 年间,民间文学经历了很大变革。亚历山德里第一个推出内容和形式经过文学加工的民间诗歌。1840 年以后,随着更多民间诗歌被采集和认识,传统的文学语言也被众多诗人运用。 


    1830 一1880 年,罗马尼亚纯文学语言拥有古代诗歌语言、民间语言、外来语三个主要来源,所有这三方面都有别于当时的日常语言。例如,古语词slov 抓字母)在日常语言中早已被lite 盛(字母)或literatura(文学)取代,但在文学作品中,它却获得了新的含义,表示“学问”。因此从美学角度对语言和文体的评价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在文学创作中,适当运用古语词还可以体现作品中人物所处年代的社会风貌。例如,菲利蒙(Nicolae Fili - mon )的((新旧豪绅》 中,作者有意使用了许多古语词。在描写农村生活的作品中,还有可能出现方言词汇。如克良格(Ion Creang 的① 就察承了民间文学传统,民间语言成分的使用使其文风更为活泼。 


    日常语言词汇和纯文学语言中词汇很难被严格区分,不同地区表示同一概念的方言词汇可能具有不同的功能。例如蒙特尼亚方言中的rinichi 和摩尔多瓦、特兰西瓦尼亚方言中的龙rllnchi 都表示肾脏,它们同时进人文学语言,但却具有不同的作用。rinichi 被用作解剖学术语,而盛runchi 则在诗歌中被使用。又如摩尔多瓦、特兰西瓦尼亚方言形式vreau (想)在文学语言中被广泛使用,蒙特尼亚的voi ② 在埃米内斯库的诗歌中却获得了新的修辞功能:" Nu voi sicriubogat … ”(我不要贵重的棺木)纯文学语言成分往往具有比喻、暗喻、象征等含义,例如亚历山德里用fulgar (善跑的马)、murg (栗色马)等词汇来指代“马”。在埃米内斯库作品中,还经常使用指小词,如:" Manusite,ce? facurati de atatea saptamani?”(小手啊,别来无恙吧?)。但是在1840 年以后,有些作家在作品中有滥用指小词的趋势,导致了文学品位的下降。 


    1821 年以后,贵族阶级对法语词汇的滥用导致了很多行话的出现,有的甚至连法语的发音也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下来。v .亚历山德里在《 基里察在外省》 和《 基里察在雅西》 中,以及其他许多作家如C .内格卢兹、M .考格尔尼恰努、B . P .哈什德乌、卡拉迎列(I 皿LuoaCa 鳃ale )③ ,都对这种现象进行了讽刺。


1878 年之后罗马尼亚语的发展
    1877 一1878 年独立战争后,罗马尼亚人民翻开了新的历史篇章。到20 世纪中期,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相继发生:1918 年,蒙特尼亚、摩尔多瓦和特兰西瓦尼亚实现统一;1945 年,贵族的土地所有权被剥夺;1947 年,霍亨佐伦王朝倾覆,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建立;1965 年,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1989 年,齐奥塞斯库政权被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解体。一系列社会变革在语言中都有体现。


    1878 年以后,罗马尼亚经济发展水平仍然相对落后。但是随着德拉弗朗恰(Barbu Stefanescu-Delavrancea )① 、弗拉胡察(Alexandru Vlahuta)② 、克良格、斯拉维支(Ioan slavici )③ 、科什布克(George Cosbuc)④ 等农民出身知识分子的大量涌现,知识分子阶层日益壮大,统一的民族语言得以确立。1860 和1864 年,雅西大学和布加勒斯特大学相继建立,报业得到迅速发展。埃米内斯库之后,罗马尼亚文学语言的框架基本确立,由于知识分子出身的大众化,许多民间语言成分进人文学语言。经过封建时期的发展,1878 年以后罗马尼亚文学语言完全获得了作为民族语言进行交流和表达的功能,达到了空前的统一和稳定。以后文学语言的发展只是在词汇和修辞方面。词汇的变化与罗马尼亚人民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罗马尼亚文化到达了繁荣期;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持续发展使罗马尼亚文化立于世界文化之林。埃米内斯库、克良格、卡拉迎列、科什布克、萨多维亚努(Mihail Sadoveanu )⑤ 、阿尔盖茨、雷布里亚努(Liviu Rebreanu )① 、巴尔布(lon Bartu)② 、布拉加(Lucian Blaga )③ 等作家创造了具有罗马尼亚特色的文学作品,在世界文坛占有一席之地。 


    1878 年以后罗马尼亚社会和语言的发展可分为五个阶段:( 1 ) 1878 一1900 年,为社会解放而斗争是社会的主要潮流;( 2 ) 1900 一1918 年,为民族独立而斗争并最终获得统一;( 3 ) 1918 一1948 年,不完全的社会解放斗争,表现为体制的民主化和文化的民族化;( 4 ) 1948 一1989 年,社会主义时期;( 5 ) 1989 年以后,罗马尼亚进人社会主义制度解体后的过渡转型期。就语言的发展而言,前三个阶段受西方的影响比较突出,尤其是法语对句法和词汇的影响,如,sansa(机会), poanta(笑话), voiaj (旅行)等;还有对德语中哲学术语的借用,如。ontologie (本体论), fenomendogie (现象学), existen - tialism (存在主义)等;英语的影响相对薄弱。第四阶段俄语对词汇和句法的作用最为突出,来自俄语的词汇有。cursant (学员), etnogeneza(人种起源)等。最后一个阶段,法语文化又开始抬头,但最为突出的是英语,确切地说是美国文化的影响。随着20 世纪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产业革命,英语词汇大规模进人罗语,例如internet (国际互联网), site (网址), pager (寻呼机)等,这一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 


基本定型之后,罗语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意识、无意义地变更语言成分。语言的变动基本都是为阐述新概念,实现新的艺术风格,从而更好地表达罗马尼亚民族精神。 


1878 年之后,罗马尼亚民间语言在语音、词法和句法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有词汇受文学语言的影响,许多关于行政、司法、经济、国家、教育、军事、教会、文化的词汇为更多人所熟悉。

小结:罗马尼亚语及其发展特点
 
    与其他罗曼语族语言相比,罗语语音的变化有其独特的轨迹。一种语言的属性不是由语音系统决定的,而是由语言的起源、语法结构和基本词汇共同决定。罗语的词法、句法系统表明了它与拉丁语和其他罗曼语族语言的亲缘关系,具有纯粹的印欧语系特征。罗语保留了拉丁语五种变格形式中的三种,其他两种也能在罗语中找到痕迹;此外还保留了代词的变格和动词的四种变位法。和其他罗曼语族语言一样,罗语具有民间拉丁语中数、格、时态、人称、语态的变化,保留了民间拉丁语独创的定冠词和不定冠词。在构词方面,后缀起了很大作用,而由前缀构成的词汇与复合词则较少,这一点有别于日耳曼、斯拉夫语族语言,与拉丁语和其他罗曼语族语言基本相同。 


    由于其特殊的发展轨迹,罗语与西方罗曼语族语言存在很大差异,如:与主格和宾格对应的属格和予格;定冠词的后置并与词尾相连;用voi 构成的将来时形式;用vreau 构成的条件式形式;用连接式代替不定式等。直至今天,罗语仍保留了许多来源于色雷斯一达契亚语的词汇。虽然拉丁词汇在各个领域都广泛存在,但一般只表示最基本的概念。许多含义较为具体的词汇都来源于色雷斯一达契亚语、斯拉夫语、希腊语、匈牙利语、土耳其语等。 


    罗马尼亚民族发展历程与众不同,它虽然起源于强大的罗马帝国,但是在以后近一千年的时间里,罗马尼亚民族一直游离于文明世界① 之外,以一种非常质朴的方式存在。因此罗马尼亚语的发展具有其特殊性,它虽然起源于一种发达的文化语言一拉丁语,它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具有很高的价值,但是一千多年来罗马尼亚语只是以民间口语形式存在,间或与拜占庭希腊语、教会斯拉夫语发生联系。巧、16 世纪罗马尼亚文学语言才开始形成,比其他罗曼语族语言要晚很多。与东欧地区其他语言如塞尔维亚一克罗地亚语、保加利亚语、斯洛伐克语、乌克兰语、匈牙利语、俄语、现代希腊语文学语言的形成基本同步。



版权所有:深圳市达信雅翻译有限公司|深圳翻译公司  粤ICP备08130137号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南路2014号振业大厦B座903~905室 
电话:4006862226   传真:86-755-82092064   邮箱:master@daxinya.com

                

达信雅微信公众号    达信雅手机网站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加入收藏